巴黎人-法律文库

当前位置: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 巴黎人-法律文库 > 三位拉美地区左翼领军人物,刚上台两个多月的

三位拉美地区左翼领军人物,刚上台两个多月的

来源:http://www.panjizhai.com 作者: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时间:2019-10-12 08:53

  CIA众多暗杀手段令人咂舌

在此背景下,阿根廷政局转向。去年,马克里领导的中右翼政党联盟在大选中获胜,结束阿根廷左翼政党12年的执政历史。上任伊始,马克里即转变外交立场,将“发展同美国的传统友好关系,结束前政府同美国的对立”作为重要目标。

去年4月,特朗普缺席第八届美洲国家峰会,这是美国总统首次缺席这一原本由美国发起的地区多边会晤机制。在那次峰会上,以美国为代表的16国发表声明,要求推动委内瑞拉恢复宪政,几乎占到美洲国家总数的一半,跟着美国跑的拉美国家比以往历届峰会都多。峰会后,美国对拉美国家的拉拢效果显现,巴西、阿根廷、秘鲁、智利、哥伦比亚及巴拉圭宣布暂时退出南美洲国家联盟,占了该组织成员国的一半。去年8月,哥伦比亚新政府刚上台就宣布退出该组织。本月13日,该组织总部所在国厄瓜多尔也宣布退群,目前仅剩玻利维亚、圭亚那、苏里南、乌拉圭、委内瑞拉5个成员国。

摘要: 修建美墨边境墙、加强边境管控、收紧移民政策、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川普上台后推出的一系列举措加深了拉美国家的不满和忧虑。川普 资料图 美洲玻利瓦尔联盟第14次特别峰会日前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举行,与会的拉美各国领导人表示应进一步加强拉美国家间的团结,拒绝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行为。  分析人士认为,川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对拉美国家采取一系列强硬政策,促使拉美国家“抱团取暖”,共同应对挑战。  反美情绪升温  修建美墨边境墙、加强边境管控、收紧移民政策、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川普上台后推出的一系列举措加深了拉美国家的不满和忧虑。  专家指出,移民和贸易问题是美国与拉美关系的焦点议题,涉及许多拉美国家的核心利益。根据总部设在华盛顿的“美洲对话”组织的调查,目前美国有数千万来自拉美地区的合法和非法移民。2016年拉美国家获得的侨汇达70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美国。在墨西哥和中美洲地区,来自美国的侨汇在弥补资金缺口、改善居民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川普上台后在移民和贸易问题上向拉美国家“开刀”,除了遭到拉美国家的“集体抵制”外,拉美民众的反美情绪也急剧升温。  米托夫斯基咨询公司7日公布的报告显示,墨西哥民众对美国持正面评价的比例从一年前的44.3%跌至目前的20.1%,对美国持负面评价的比例则猛增至40.6%。墨西哥民众对美国的厌恶感超过了2003年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之时。  拉美抱团取暖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沈安指出,川普的政策令拉美各国共同面临严峻挑战,因而促使它们团结起来。  智利与阿根廷两国外长2月宣布,两国将推动举行太平洋联盟与南方共同市场(南共市)峰会,以共同应对拉美国家面临的保护主义威胁。沈安指出,这两个组织的成员国既包括左翼执政国家,也包括右翼执政国家。这一举措表明拉美左翼和右翼有走向团结的迹象。  在5日举行的美洲玻利瓦尔联盟特别峰会上,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宣布,为了应对美国政府移民政策的调整,联盟各成员国已决定立即重启一项为居住在美国的拉美和加勒比移民提供法律咨询和援助的特别基金。沈安认为,这一举措有望得到拉美其他国家的响应和支持。  美洲玻利瓦尔联盟的前身为美洲玻利瓦尔替代计划。该计划由前委内瑞拉领导人查韦斯和前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于2001年提出,2004年在古巴首都哈瓦那成立,旨在加强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国家间的经贸合作和一体化进程,抵制美国倡导建立的美洲自由贸易区。2009年6月,根据委内瑞拉的倡议,该组织更名为美洲玻利瓦尔联盟。目前,该联盟成员国包括古巴、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11个拉美和加勒比国家。  古巴领导人劳尔•卡斯特罗在峰会发言中批评美国实行“极端且自私”的贸易保护主义,引发与会者共鸣。  此外,面对美国政府继续干预拉美国家内政的行径,参加此次峰会的国家也集体发声,明确说“不”。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各成员国在峰会宣言中反对美国对委副总统艾萨米的指控和制裁,要求美国立即取消所有对委制裁。  警惕美国分化  面对拉美国家的集体反对,2月中旬以来,川普政府通过“电话外交”和邀请秘鲁总统库琴斯基访美等一系列举措,寻求缓和同部分拉美国家的紧张关系。  分析人士认为,这种象征性和解姿态对改善美国与拉美关系作用有限。从川普政府的做法看,美方似乎有意对拉美国家进行分化和挑拨,故意激化拉美国家之间的矛盾,以便从中渔利。  沈安指出,川普政府只和拉美国家的中右翼领导人进行沟通,和拉美地区大多数中左翼执政国家没有接触,与激进左翼国家之间依然对立。虽然存在“一致对外”的诉求,但拉美左右翼势力之间在思想观念、政治经济主张等方面存在根本分歧,这使得拉美左右翼执政的国家之间以及拉美各国国内的左右翼势力之间真正走向团结和联合的难度很大。  南开大学拉美研究中心主任王萍也认为,尽管当前拉美左右翼执政国家都对美国不满且强调地区团结,但出发点和目的还是有所不同。由于美国的打压政策,拉美左翼与美国的矛盾由来已久,而右翼的不满主要源于川普的保护主义政策。拉美国家要真正形成对美“统一战线”存在难度。  此外,拉美地区正处于新一轮选举周期。厄瓜多尔4月将举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2018年,巴西、墨西哥等国也将陆续迎来大选。各国的左右翼力量将在这些选举中展开激烈竞争。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拉美左右翼力量如何在竞争的同时加强团结,一致应对外部挑战,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现年83岁的卡斯特罗最初对奥巴马当选持欢迎态度,但最近对奥巴马的批评声逐渐高起来。

  2006年拉美大选年过后,左翼政权逐渐成为拉美政坛的主流,巴西、阿根廷、智利、乌拉圭、巴拉圭、玻利维亚、厄瓜多尔等十几个国家一度或一直是左翼或中左翼政党执政,这些国家的人口和国土面积总和约占拉美的80%。

与满心期待深化阿美合作的马克里政府相比,很多阿根廷民众对“历史上多次背叛阿根廷的强权国家”则疑虑重重。久远的姑且不提,上世纪90年代,梅内姆政府按照美国“授意”启动新自由主义改革,最终引发2001年的金融危机。

如果说拉美右翼政治力量崛起,为美国门罗主义回归创造了客观条件的话,那么,特朗普政府对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重新定位,则是促使门罗主义再生的主观动机。

哈瓦那12月14日电---古巴前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周一警告称,不能轻信美国总统奥巴马“友善的笑容”,称华府正在策划反对包括委内瑞拉在内的拉美左翼政府。

 

面对经济危局,美国“老师”却见死不救,阻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紧急援助贷款,导致阿根廷爆发灾难性的社会经济危机。左翼政府上台后重组违约债务,美国“秃鹫基金”则趁火打劫,低价购入重组债券并通过美国司法诉讼获取高额回报……

反转大致从2015年开始,当年阿根廷右翼总统马克里上台,随后巴西、智利、秘鲁等国的右翼纷纷赢得大选,拉美地区的政治风向右转已成大势。右翼攻城略地的同时,左翼力量日渐式微,标志性人物查韦斯病逝后,马杜罗领导下的委内瑞拉陷入经济危机,马杜罗也遭到国内反对派逼宫。

卡斯特罗抨击美国对于6月28日洪都拉斯政变的立场,同时还抨击了美国政府与哥伦比亚签署租用军事基地的合作协议。

  拉美地区左翼阵地的崛起有两大标志:一是左翼政党或政党联盟纷纷赢得大选登上拉美政治舞台;二是中左翼国家史无前例地主动与美国拉开距离。尽管右翼势力近两年来有抬头趋势,拉美左翼掌权国家数量目前仍占该地区七成比例。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高级研究员香农·奥尼尔近日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委员会听证会上指出,美国应充分利用拉美地区的政治转向,特别是阿根廷新政府上台及其所采取“更加务实”的政治经济改革,为构建更加密切的美拉关系创造机会。

从那之后的近10年里,左翼主导的拉美政坛掀起了一股强劲的反美浪潮,以至于在2013年11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宣布支配美国与拉美关系近200年的门罗主义(即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1823年由时任美国总统门罗提出)政策终结。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本文由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巴黎人-法律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三位拉美地区左翼领军人物,刚上台两个多月的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