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人-法律文库

当前位置: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 巴黎人-法律文库 > 奥巴马在推进中东政策进程中进退维谷,奥巴马

奥巴马在推进中东政策进程中进退维谷,奥巴马

来源:http://www.panjizhai.com 作者: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时间:2019-10-21 05:39

  奥巴马在白宫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叙利亚正在发生的情况是“不可容忍的”,但认为只要部署美国军队就能解决问题的说法是错误的。

  据报道,奥巴马认为,眼前要达成协议还很困难,在这段时期仍将持续打击像是拉卡(Raqqa)等地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目标,试图孤立叙利亚境内的那些地区,并封锁这些派遣外籍战士进入欧洲的地区。

  随着叙利亚冲突加剧,美国、以色列等国家担心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控制力减弱,导致叙利亚导弹和化学武器外流。西方国家认为,叙利亚存储有大量化学武器,其中包括沙林神经毒剂、芥子气和氰化物。

不过,奥巴马也指出,“美国及盟国将加强努力,寻求和平解决叙利亚危机,并防止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再次实施类似巴黎恐怖袭击的行动。”

2013年总体上堪称奥巴马的“外交灾难年”。奥巴马原确定2013年三大外交目标:推进中东和平进程、再次重启美俄关系、继续推进“亚洲再平衡”战略,但一系列出人意料的军事事件,如埃及军事政变、叙利亚化武袭击事件、斯诺登泄露美国全球监听计划事件等,打乱了他整个外交步骤和计划。这种外交困境在美国历史上是罕见的,至少二战结束以来没有过。
  奥巴马中东政策进退维谷
  2013年年初,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始后,即派新任国务卿克里奔赴中东去执行第一个外交目标,推动巴以和谈重启,同时协调中东国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但事实表明,奥巴马在推进中东政策进程中进退维谷,总体上失败多于成功。
  克里风尘仆仆来往中东的路程等于绕地球走了8~9圈,力图推动巴以重启和谈。经过近5个月的努力,终于在7月30日把巴以双方一起拉到华盛顿,就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达成协议,并于8月18日正式开始中断了5年的本文由论文联盟
  然而,2013年招致奥巴马中东政策惨败的主因是7月发生的埃及军事政变和8月发生的叙利亚化武袭击事件。
  奥巴马虽然对穆尔西领导的以“穆斯林兄弟会”为核心的埃及政府并不满意,但它是埃及发生所谓“阿拉伯之春”政变之后按照美国宣扬的民主方式选出来的民选政府,是美国承认的合法政府。可是,埃及军方既是美国长期支持的左右埃及政治的主要力量,也是帮助维护美国在中东战略利益的一支重要力量。因此,埃及军事政变使奥巴马在“民主”道义与美国的中东战略利益之间难以做出抉择,进退维谷。为此,奥巴马做出了一个“骑墙决策”:一方面不得不对埃及军方搞掉民选政府表示不满,宣布暂停部分军援,推迟交付军机,因为埃及军方的举动违背了美国的“民主”理念;另一方面,始终不敢称埃及军方废黜穆尔西总统职务的举动为政变,实质是支持军方,目的是要保留美国在埃及的战略利益。结果使埃及政治格局又重新回到“阿拉伯之春”前的穆巴拉克状态,两面不讨好,双方都骂美国是“魔鬼”。
  在叙利亚问题上更是让奥巴马进退两难,既要履行他自己划下的“红线”承诺,即一旦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美国就会进行军事干预。因此,化武袭击事件爆发后的第二天,奥巴马、英国首相卡梅伦和法国总统奥朗德都立即毫无根据地指责是叙利亚政府军使用了化武,并信誓旦旦地表示要武力干预,准备借此机会一举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府。但奥巴马、卡梅伦和奥朗德三人都错误估计了形势。美国国内52%的人反对对叙动武,59%的人反对援助叙利亚反对派。这与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时获得87%的民众支持形成多么鲜明的对照。美国的铁杆支持者英国首相卡梅伦叫打的声音最响亮,但他的动武提案却出乎意料地遭到议会否决,不得不退出,给了奥巴马当头一棒。法国总统奥朗德也口说:如果美国不动武,法国不会单独或抢先动武,这实际上也是退却了。在此进退两难的尴尬情况下,奥巴马的智囊团建议他把是否动武提交给国会决定,可是国会对此也分歧严重,迟迟不进行表决。他打算若国会不同意,他就可以把部分责任推给国会,但“红线”是奥巴马自己划定的,更何况宪法赋予总统在紧急情况下有60天使用武力的权力,要想把责任全部推给国会是不可能的。幸亏俄罗斯总统普京提出“用叙交出化武换取和平谈判解决”的建议,帮奥巴马找了一个体面的台阶下,替他解了围。有人说,奥巴马放弃对叙动武是一种主动退却的举动,是“为了补养美国如今阳气之不足”。这种看法很勉强,实际上这是奥巴马的无奈之举。自从美国19世纪渐渐变成强国以来,特别是二战和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从来就是想打就打,而且总能纠结一批伙伴当它的炮灰。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科索沃战争、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以及利比亚战争都是这样,因为当时美国正处于上升时期,尤其是苏联解体后,美国统治集团内产生了如基辛格所说的“全球必胜主义”思想,认为美国从此可以在世界上为所欲为了。可这次的情况却大不相同。奥巴马在叙利亚化武问题上如此无奈地被迫退却,充分表明美国的实力确实大大下降了,冷战刚结束之后的前20年那种几乎一呼百应的顶峰时代已经过去,也许更是一去不复返了。
  《华尔街日报》2013年8月24日发表的一篇题为《中东大战略的失败》的文章认为,奥巴马在中东问题上犯了五大错误:第一,错误估计了美国支持的在“阿拉伯之春”浪潮中崛起的穆斯林团体的政治成熟度和能力;第二,错误估计了埃及的形势;第三,错误估计了白宫的中东战略对美国与两个最重要的地区盟国(以色列和沙特)的关系的影响;第四,未能掌握中东地区恐怖主义在中东地区活动的新动向;第五,未能正确估计美国放弃对叙利亚采取行动所付出的代价。
  观察家们认为,《华尔街日报》这篇文章指出的五个错误都是技术性的或政策性的,没有触及问题的本质。事实上,根本原因是随着实力下降,美国驾驭和主导世界事务的能力大大下降了,而奥巴马和整个美国统治集团还在死抓住“称霸全球”的梦想不放。
  “斯诺登事件”引发一场外交地震
  再次重启美俄关系是奥巴马2013年外交的第二个重点。奥巴马2013年初的《国情咨文》外交部分除只提到要发展与俄罗斯的关系外,基本上没有谈及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可见他对改善与俄关系的重视。
  奥巴马2009年初次上台时就提出重启美俄关系的政策。因为在小布什第二任期内美俄关系开始恶化,尤其是2008年发生俄格战争后,美俄关系降到冰点。奥巴马政府从地缘战略利益考虑,决定主动修复与俄罗斯的关系。经过一番努力,在2009~2011年期间,即梅德韦杰夫担任俄总统期间,美俄关系有了较大发展。然而,在2012年俄罗斯大选期间,美国公然插手俄罗斯选举,力阻普京当选,并在普京当选后不断批评普京的内外政策,指责普京对外搞“反美主义”,对内搞“反民主”,视俄罗斯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主要威胁。奥巴马政府这些做法再次把美俄关系推进死胡同。而美国的一些智库和专家学者认为,这些举措反而将致使中俄关系越走越近。他们建议政府调整对俄政策,主张通过加强与俄的经济和安全合作,避免中俄结成“联盟”,同时也可争取与俄罗斯在2014年美军从阿富汗撤军的过程中以及撤军后维护阿富汗稳定方面的合作。这就是奥巴马把改善美俄关系置于突出地位的背景,并且美俄双方已商定了一些改善关系的步骤,如恢复关于欧洲反导问题的谈判等。

  随着叙利亚国内暴力升级,美一些政客开始鼓动美国仿效解决利比亚危机的模式,再次牵头对叙利亚发动空袭。

  原标题:奥巴马警告西方 若出兵推翻叙巴沙尔政权将犯错误

  在当天的白宫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及在叙利亚问题上他是否会动用美国军队的问题,奥巴马表示,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下令美国对叙利亚局势进行军事干预,但叙利亚内战中是否出现生化武器是(美国是否军事介入的)关键。

美国总统奥巴马周一表示,出兵进入叙利亚打击ISIS将是一个“错误”,而不允许叙利亚难民进入美国,将违背美国的价值观。

2013年:军事如何搅乱漩涡中的美国外交

本文由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巴黎人-法律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奥巴马在推进中东政策进程中进退维谷,奥巴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