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人-法律文库

当前位置: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 巴黎人-法律文库 > 首次成为美国面临的头号安全威胁,它的绝对安

首次成为美国面临的头号安全威胁,它的绝对安

来源:http://www.panjizhai.com 作者: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时间:2019-11-15 18:40

  “每当打开报纸或收看周末谈话节目时,你很难发现哪一天听不到有人在谈网络战。”美国“每日野兽”新闻网以此描述美国舆论中无处不充斥的网络威胁论。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接受采访时宣称一部分来自中国的、针对美国企业和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是“国家支持的”。12日,美国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在美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发言时称“网络攻击与网上间谍活动已经超越恐怖主义,首次成为美国面临的头号安全威胁”。对于奥巴马首次宣称中国政府支持网络攻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13日对《环球时报》说,这一表态是美国当局的新动向,“总统出来指责中国,分量明显增加,凸显奥巴马当局对网络安全问题的关注程度。但越是大国说话越应该靠谱,不能凭空说话,如果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奥巴马的这种表态显然对中美关系、对两国信任来说是相当负面的”。

摘要: 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接受采访时宣称一部分来自中国的、针对美国企业和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是“国家支持的”。  事实上,在美国国内早就有评论指出,网络战实力最强和黑客高手最多的美国渲染外界网络威胁,只不过是为自身强化网络攻击能力和向政府要钱找借口,克拉珀12日在参议院解释这份报告时的发言似乎印证了这一点。他先是以“威胁”的口吻说,如果国会不设法降低预算自动削减给情报部门造成的压力,美国情报部门的能力“将显著受损”,继而又“哭穷”道,由于资金减少,数千名美国联邦调查局雇员面临休假,5000个情报承包商无法续签合同,甚至连在间谍卫星这种历史悠久的情报搜索系统的资金投入也要遭遇缩减,这无疑会影响情报部门“提升网络安全的努力”。  “职业病。”金灿荣13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对美国情报界的这份报告作出了如此解读,“情报界肯定要突出安全威胁,否则天下太平,他们的饭碗如何保证?”对美国来说,网络安全真的取代恐怖主义成为国家最大威胁了吗?金灿荣认为,在某些情况下,如情报安全、金融系统方面,网络威胁会造成严重损失,而在生命角度看,恐怖主义威胁显然更大。他说,美国的网络安全水平显然是世界最高的,但喊网络威胁的声音也是最高的,因为美国追求的是“绝对安全”,目标定得太高,“它的绝对安全其实就是其他国家的绝对不安全”。  另外,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12日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上,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基思亚历山大也高调宣布,“外界针对美国私营企业、尤其是银行系统的网络攻击正在日益严重”。他还预言这种攻击的“强度和数量都会在今年显著上升”。亚历山大表示,美国的网军包括防御国家级威胁的“国家任务部队”、掌管网络运行控制的“战斗任务部队”和负责防范军队信息系统的“网络保卫部队”,但网络司令部的“军职和文职人员数量还将提升”。《华盛顿邮报》称,网络司令部将由目前的约900人扩充到拥有近5000名军人和文职人员的规模。12 / 2 页下一页

首页> 军事新闻> 中国军情> 奥巴马再度指责中国部分黑客有“国家背景” 来源:2013-01-01 17:36 hawk 分享到: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资料图:俄罗斯军事网站上刊登的美军黑客部队虚拟图。

作为一位四星上将,基思亚历山大的权力横跨三大领域:他是世界上最大的情报部门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局长、美国中央安全局(CSS)局长和美国网战司令部(USCYBERCOM)司令。他有自己的秘密军事力量,包括海军第10舰队、空军第24军,和陆军第2军亚历山大一直在为美国的网络战而努力。在过去8年里,他坚称美国对网络攻击缺乏有效抵抗,从而获得从世界各地搜集数据的权力。如今,他已经建立起一个“帝国”。亚历山大认为,网络武器对21世纪战争的重要性,就如同核武器在20世纪的作用  基思亚历山大,美国陆军四星上将,NSA局长、美国网络战司令部司令,如此多的显赫头衔表明他手中掌握的权力巨大。他因此被戏称为“亚历山大大帝”。NSA承包商雇员斯诺登近日曝光了美国“棱镜”监控计划。这将行踪神秘的美国网军曝光在公众视线中。这支军队正是由亚历山大历时8年一手打造的。近日,《连线》杂志撰文,独家揭秘亚历山大及其神秘部队。  亚历山大的神秘帝国  美国马里兰州米德堡是一座神秘的城市。上万人在五十多栋大楼间活动。这个城市有自己的邮局、消防部门和警察部队。它在森林之中,周围布置着电网、全副武装的卫兵、反坦克堡垒、灵敏的移动探测器和旋转式摄像头。建筑物的内壁由铜网包裹,窗户都是单向的,并嵌入精致的铜网,阻断所有可能泄密的电子信号逃逸。  即使在华盛顿,也很少有人认识基思亚历山大上将。在美国情报界,还未有人如他一般拥有如此大的权力、如此多的下属、如此宽的管辖范围,以及如此高的机密程度。  作为一位四星上将,他的权力横跨三大领域:他是世界上最大的情报部门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局长、美国中央安全局(CSS)局长和美国网战司令部(USCYBERCOM)司令。他有自己的秘密军事力量,包括海军第10舰队、空军第24军,和陆军第2军。  亚历山大一直在为美国的网络战而努力。在过去8年里,他坚称美国对网络攻击缺乏有效抵抗,从而获得从世界各地搜集数据的权力。如今,他已经建立起一个“帝国”。在他看来,网络攻击的威胁已经十分严峻。国家除了允许他审查整个民用互联网外,别无选择。这意味着所有的推特和邮件都要经过审查,而且政府有权删除必要信息。  但有一点很少被提及:多年来,军方一直在发展攻击能力,而不仅仅是保卫美国免遭攻击。亚历山大的网军已具有从物理上破坏,甚至摧毁对手设备和基础设施的能力。亚历山大认为,网络武器对21世纪战争的重要性,就如同核武器在20世纪的作用。  亚历山大的机构已招募了成千上万的计算机专家,黑客和工程学博士来增强美国的攻击能力。  “我们戏称他为亚历山大大帝,因为无论他想要什么,都能得到,”一位匿名的CIA前高官说,“他从不惜以别人为代价获得他要的东西,这让人既敬又怕。”  现年61岁的亚历山大计划2014年退休。届时,他将留下一份可观的遗产包括巨大的权力,以及在网络战和传统战争的界限开始模糊时的核武器威慑力。五角大楼最近的一份报告在一条充满戏剧性的条款中提到了这一点。该条款建议,当美国遭受网络攻击时,有一种应对选择是发射核武器。  亚历山大虽是四星上将,但他看起来更像图书馆馆长。他脸色苍白,嘴唇瘪平,前额已秃,头发呈深茶色,两侧的头发渐渐变灰,留着类似学生的平头。有一段时间,他戴着几乎要吞掉他的眼睛的大型无框眼镜。人们戏称他“怪人亚历山大”。  1951年,他出生于雪城郊区的一个村庄,在家里5个孩子中排行老三。越战地面战打响时,亚历山大刚进入西点军校学习,因而没有去越南服役。越战结束后,冷战还在继续,亚历山大选择信号情报作为自己的职业。他在NSA遍及全球的秘密基地中工作。在工作中,他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合格的管理者,他能出色完成任务并且适应瞬息万变的高科技环境。同时,他还攻读了电子战、物理、国家安全战略和商业管理方面的硕士学位。由于具备丰富的专业知识,他在军队情报界平步青云。  2001年,亚历山大在陆军情报和安全司令部任职,领导陆军分布在全球的1.07万名间谍和窃听者。同年3月,他接受采访时说,他的工作是发现对国家的威胁。不过短短半年后,因为没能阻止“9 11”恐怖袭击,亚历山大及其情报机关备受指责。这次袭击后,亚历山大下令他的军队拦截运营商的信号,非法监控与恐怖主义无关的美国公民的电话和电子邮件,甚至记者们和配偶之间的亲密电话。  2003年,因为备受时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赏识,亚历山大被任命为负责情报工作的陆军副参谋长。两年后,亚历山大被任命为NSA局长,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不知情的情况下开展非法窃听活动。  毁灭性攻击伊朗核设施  被称为震网的蠕虫病毒是由NSA、中央情报局(CIA)和以色列情报系统联合研发的网络武器。作为第一个已知的、以摧毁物理设施为目标的病毒,震网的目标是伊朗纳坦兹的核设施。通过暗中控制数据采集与监控系统(SCADA),这一复杂的蠕虫病毒成功破坏了约一千台浓缩铀离心机。  直到2010年6月,该病毒传播到其他计算机时,美国对伊朗核设施的网络攻击才被发现。震网病毒本不能被追踪,不应留下任何返回地址。但《纽约时报》援引奥巴马政府匿名官员的话称,该恶意软件开始自我复制并迁移到其他国家的计算机,从而使网络安全侦探能够侦测并分析它。2010年夏天,线索开始指向美国。直到2012年,来自奥巴马政府内部的匿名人士才予以证实。  纳坦兹是伊朗中部一个尘土飞扬的小镇。位于该处的铀浓缩厂大部分位于地下深处,由8英尺厚的混凝土墙包围,外围还有一道混凝土墙以增加安全性。其球形混凝土屋顶深入地表超过70英尺。防弹结构内是足球场大小的大厅,容纳了数千个又高又窄的离心机。机器用长布条相连,看起来像俗气的70年代迪斯科舞厅的装饰。  离心机正常工作需要坚固、重量轻且平衡好的转子和高速运转的轴承。转子转速太慢,关键的铀235分子就无法被分离;转速太快,又会毁坏机器甚至引发爆炸。因此,需要计算机来精密操作,以控制转子的转速。这些计算机需要使用空气间隙来隔绝网络连接,免受病毒和其他恶意软件威胁。  2006年美国国防部指示NSA攻击这些离心机。第一步是建立一个伊朗核设施电脑网络的地图。NSA的一个黑客小组接受了这一任务。他们远程侵入通信系统和网络,以太字节(TB)为数量级大量窃取密码和数据。“漏洞分析”小组搜索了上百台电脑和服务器以寻找安全漏洞。然后,“网络操作专家”研发了叫“信标”的植入软件,它像侦察机一样描绘出网点蓝图,偷偷把数据传回NSA。“信标”工作出色,它获取了伊朗的网络数据,听取和记录透过电脑麦克风的谈话,甚至侵入其攻破的计算机蓝牙覆盖范围内的所有手机。  下一步是研发数字子弹,这一任务落在CIA的头上。据CIA高级官员透露,大部分工作外包给了国家实验室,尤其是位于新墨西哥州的阿尔伯克基桑迪亚实验室。到2000年代中期,NSA已具备发动攻击所需的所有基础技术。但仍有一个重要问题:必须找到一种途径来访问伊朗隔绝网络的最敏感和最安全的电脑。亚历山大和其间谍需要外界的帮助。  一个线索指向伊朗电子产品和计算机批发商阿里阿斯塔瑞。他后来承认,他被以色列情报部门摩萨德招募为间谍。阿斯塔瑞的客户主要是伊朗最敏感的组织,包括情报部门和铀浓缩厂的采购人员。当需要新的计算机、路由器,或交换机时,他们便会联系阿斯塔瑞。  他不但可以访问一些伊朗最敏感的地方,其公司也成为伊朗情报、国防和核能开发部门的电子产品采购处。这给摩萨德将蠕虫和其他恶意软件植入伊朗敏感系统的设备提供了良机。尽管伊朗并未明确承认,但这可能是震网病毒侵入隔绝网络的计算机的途径之一。  2008年6月,阿斯塔瑞在受审时对所受指控供认不讳,并对他的行为表示悔恨。最终,他被判处死刑,于同年11月17日被绞死。  他不是以色列在伊朗唯一的间谍,其他人也可能帮助了恶意软件的传播。在阿斯塔瑞被绞死两个月后,伊朗政府逮捕了3个男人,指控他们为以色列间谍。2008年12月13日,另一种电子产品的进口商阿里阿克巴尔萨阿达特,也因被视为摩萨德的间谍而被捕。与阿斯塔瑞声称自己单独行动不同,萨阿达特被指控领导一个全国性的间谍网络和雇佣多名伊朗特工。  疯狂扩张的网络战部队  2010年5月,奥巴马下令组建美国网络司令部,由刚晋升四星上将的亚历山大任司令。此时,在他指挥下的部队非常强大,包括数千名NSA间谍和1.4万来自海军、陆军和空军部队的网络司令部员工。  所有网络攻击能力也需要秘密设施的急速扩张。成千上万的建筑工人架设起起重机,驾驶挖土机,浇灌水泥,以帮助美国国家安全局向东扩张,在其原有规模上又扩张了三分之一。  今年5月,米德堡一座价值32亿美元的设施开始施工。这个代号M基地的设施占地227英亩,拥有自己的150兆瓦电力的变电站、14栋行政大楼、10个停车场,还有冷水机组、锅炉厂等。服务器大楼只可容纳50人,却拥有9万平方英尺活动楼层以放置超级计算机。同时,53.1万平方英尺的运营中心将容纳1300多人。这些建筑物总占地180万平方英尺。而二期和三期更雄心勃勃的计划还在规划中。在接下来的16年里,这里面积将翻两番达到580万平方英尺,可容纳近60栋建筑和40个停车场,耗资52亿美元,并容纳1.1万名网络战士。总之,尽管联邦政府正在减薪、裁员以削减开支,亚历山大的帝国却如日中天。今年4月,五角大楼向国会申请47亿美元用于2014年“网络战”的预算,比2013年超出近10亿美元。同时,CIA和其他情报机构的预算则削减了44亿美元。其中一部分经费将被亚历山大用于创建13支网络攻击部队。亚历山大帝国的扩张也给网络行业的企业带来了商机,他们同时也是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中赚得盆满钵满的国防承包商。现在地区冲突基本结束,他们转而将亚历山大视为救世主。毕竟,美国每年网络安全产品和服务花费高达300亿美元。  在国防承包商中也掀起了同样的建设热潮:通用动力公司在NSA附件建立了一个2.8万平方英尺的工厂;SAIC公司新建了7层的网络创新中心;CSC公司的网络安全中心揭幕。博思艾伦咨询公司聘用了NSA前局长迈克麦康奈尔来负责其网络领域工作,并宣布建立连接9个网络设备中心的“方案解决网络”。波音公司也不甘示弱,建立了一个新的网络中心。最神秘的承包商之一是Endgame 公司。它于2008年成立于亚特兰大。成立后,该公司一直避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据报道,Endgame正在寻找突破杀毒软件的漏洞侵入联网设备的方法。“漏洞研究人员”使用大量数字工具搜索隐藏在常用的系统和软件中的漏洞。由于尚未有人发现这些漏洞,所以开发商还未研发相应的补丁。  这些漏洞被称为“零日漏洞”,因为从漏洞被发现到第一次被攻击不会超过一天。一位参加过网络战的前高级情报官员说,这是安全领域的阿喀琉斯之踵。那些寻求入侵网络和计算机的人愿意支付数百万美元以获得这些“零日漏洞”。  据美国防务杂志《C4ISR》和《彭博商业周刊》报道,Endgame还向美国网络司令部、NSA、CIA和英国情报部门等提供一张显示攻击目标方位的独特地图。该地图几乎显示全球所有联网设备的地理位置和数字地址,提供了所谓的网络形势感知能力。客户可选择地图上某个区域,然后挑选一个国家和城市,例如中国北京。然后,客户可输入目标组织的名称,如中国负责计算机安全的公共安全第3研究所,或者输入其地址正义路6号。之后,地图便可显示该机构电脑上运行的软件、可能存在的恶意软件,和供客户选择的侵入手段。该地图还可准确定位被恶意软件感染的设备,并能把网络变成僵尸网络。  该地图也包含美国盟国的数据,而且它很快会升级为一个代号“速度”的新版本。新版本使Endgame的客户能实时观察全球联网设备上硬件和软件的添加、删除或更改。但这样的服务并不便宜。据悉,订阅25项“零日漏洞”一年的费用可高达250万美元。  NSA信息保障前主管迈克雅各布斯在一份关于网络战的报告中说:“在我看来这都是战争行为,或者至少是战争行为的前奏。”现在的问题是,该公司的秘密客户还有谁。因为目前尚无关于网络武器贸易的监管规定,公司有权向任何人出售产品。  由于情报机构不惜为“零日漏洞”支付更多,他们其实催生了这场利润丰厚的、危险的、不受监管的网络军备竞赛。在这个竞技场上,公司向出价最高者出售商品,无论他是黑客犯罪集团或恐怖组织还是支持恐怖分子的国家,例如伊朗。讽刺的是,帮助开创“零日漏洞”市场并将世界带入网络战时代的亚历山大却说,“零日漏洞”落入坏人之手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揭秘各国网军  美国规模最大建立最早  网络战部队规模最大、建立最早的首推美国。2010年5月,美国国防部组建网络战司令部正式启动,并计划在随后几年把网络安全部队扩编4900人。这标志着美国打算将军事霸权从陆地、海洋、天空和太空向号称“第五领域”的网络空间延伸。  英国网络犯罪者被征召  早在2001年,英国军情六处就秘密组建了一支由数百名计算机精英组成的黑客部队。他们年轻,背景多样,有的曾经是黑客,甚至有轻度网络犯罪行为。2009年6月25日,英国政府宣布成立网络安全办公室和网络安全行动中心,分别负责协调政府各部门网络安全和协调政府与民间机构主要电脑系统安全保护工作。  日本强调掌握“制网权”  日本防卫省在2011年建立了一支专门的“网络空间防卫队”。日本力图通过掌握“制网权”瘫痪敌人的作战系统。日本在构建网络作战系统中强调“攻守兼备”,并成立由5000人组成的“网络空间防卫队”,研制开发网络作战“进攻武器”和网络防御系统,目前已经具备了较强的网络进攻作战实力。  韩国主要应对朝鲜黑客  韩国总统府、国防部等主要机构网站2009年7月起连续遭遇大规模黑客攻击。这在国内引发对网络战争的恐慌。韩国防部日前计划将目前五百多名的网络司令部人员增加1倍。韩国军方表示这是为了应对来自朝鲜黑客的攻击。但以韩军目前的水平最多只能进行监控和防御。  俄罗斯积极应对“第六代战争”  军事大国俄罗斯上世纪90年代就设立了信息安全委员会,专门负责网络信息安全,2002年推出《俄联邦信息安全学说》,将网络信息战比作未来的“第六代战争”。俄罗斯已经拥有了众多的网络精英,反病毒技术更是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在遇到威胁或有需要时,这些人才和技术将能很快地转入军事用途。  以色列实战经验最丰富  在巴以冲突、黎以冲突中,以色列利用网络进攻的方式篡改网页、攻击电视台,以达到影响舆论导向的目的;侵入军方电脑窃取机密,以确定火力打击的重点目标和精确坐标;阻断敌人通信指挥系统,以掌握最佳的作战时机,这一切都是以军进行网络战的真实写照。  美国网军掌门人  亚历山大  现年62岁,1974年毕业于西点军校。三十多年来,亚历山大在美军各级情报部门任职,堪称情报界元老人物。  海湾战争期间,他作为第1装甲师的情报军官,收集大量伊拉克军队的资料,并进行了准确的综合战力分析。依靠他提供的资料,美军第1装甲师在地面攻击发起的89个小时内,向前推进250公里,摧毁伊军768辆装甲车辆,俘虏1064名战俘,而自身仅战死4人。亚历山大也因出色的情报工作而受到好评。2003年,他升任负责情报事务的美国陆军副参谋长,两年后调任NSA局长。

  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13日播出的采访中,奥巴马说:“网络间谍和网络攻击与真正的战争有很大不同,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网络安全威胁,有些是国家支持的,有些是不法分子干的。”他还说,我们对中国和其他做出此类行为的国家说得很明白,希望它们遵守国际规则和法律,“我们将与这些国家进行严肃对话”。奥巴马在采访中还抱怨网络间谍让美国损失数十亿美元并丢掉了大批商业机密。

图片 8

图片 9 资料图:美军黑客部队演习画面。

  美国16家情报机构12日还发布了一年一度的《美国情报界世界范围威胁评估》报告。这份34页的报告列举了美国面临的“各种威胁”:从伊朗铀浓缩和弹道导弹技术,到仍不明朗的叙利亚局势,再到中国在世界稀土供应中“所占据的主导地位”其中最令媒体关注的是报告突出强调“在伊拉克战争已经宣告结束和本拉登遭到击毙的情况下,外界对计算机网络的数字攻击已经取代了其他的安全担忧”。此前在2011年和2012年的报告中,恐怖主义都被列为美国面临的首要威胁。报告指名道姓称,中国和俄罗斯是“两个先进的网络行动者”。

资料图:西方多国举行应对大规模网络袭击的演习

  最近3年将快速扩张,炒作他国威胁真实目的是为扩军争霸

  事实上,在美国国内早就有评论指出,网络战实力最强和黑客高手最多的美国渲染外界网络威胁,只不过是为自身强化网络攻击能力和向政府要钱找借口,克拉珀12日在参议院解释这份报告时的发言似乎印证了这一点。他先是以“威胁”的口吻说,如果国会不设法降低预算自动削减给情报部门造成的压力,美国情报部门的能力“将显著受损”,继而又“哭穷”道,由于资金减少,数千名美国联邦调查局雇员面临休假,5000个情报承包商无法续签合同,甚至连在间谍卫星这种历史悠久的情报搜索系统的资金投入也要遭遇缩减,这无疑会影响情报部门“提升网络安全的努力”。

“每当打开报纸或收看周末谈话节目时,你很难发现哪一天听不到有人在谈网络战。”美国“每日野兽”新闻网以此描述美国舆论中无处不充斥的网络威胁论。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接受采访时宣称一部分来自中国的、针对美国企业和基础设施的网络攻击是“国家支持的”。12日,美国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在美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发言时称“网络攻击与网上间谍活动已经超越恐怖主义,首次成为美国面临的头号安全威胁”。对于奥巴马首次宣称中国政府支持网络攻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13日对《环球时报》说,这一表态是美国当局的新动向,“总统出来指责中国,分量明显增加,凸显奥巴马当局对网络安全问题的关注程度。但越是大国说话越应该靠谱,不能凭空说话,如果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奥巴马的这种表态显然对中美关系、对两国信任来说是相当负面的”。

  美国网络战司令部司令基思·亚历山大近日在国会宣布,将新增40支网络部队,这样一个数字让世界吃惊,因为除了美国之外,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国家甚至都还没有网络部队建制。更让人吃惊的是,这40支部队中,竟有13支确定是用来进攻的。

  “职业病。”金灿荣13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对美国情报界的这份报告作出了如此解读,“情报界肯定要突出安全威胁,否则天下太平,他们的饭碗如何保证?”对美国来说,网络安全真的取代恐怖主义成为国家最大威胁了吗?金灿荣认为,在某些情况下,如情报安全、金融系统方面,网络威胁会造成严重损失,而在生命角度看,恐怖主义威胁显然更大。他说,美国的网络安全水平显然是世界最高的,但喊网络威胁的声音也是最高的,因为美国追求的是“绝对安全”,目标定得太高,“它的绝对安全其实就是其他国家的绝对不安全”。

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13日播出的采访中,奥巴马说:“网络间谍和网络攻击与真正的战争有很大不同,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网络安全威胁,有些是国家支持的,有些是不法分子干的。”他还说,我们对中国和其他做出此类行为的国家说得很明白,希望它们遵守国际规则和法律,“我们将与这些国家进行严肃对话”。奥巴马在采访中还抱怨网络间谍让美国损失数十亿美元并丢掉了大批商业机密。

  在大约一个月前,美国曼迪昂特网络安全公司大肆炒作“中国黑客攻击”时,本报即曾表示,按照美国以往的逻辑,如此大肆炒作之后,很可能会有后续行动,那时其阴谋就会显露出来。果不其然,经过前期的舆论铺垫与造势,美国的黑客部队终于露出了锋利的牙齿。看来,这才是美国的真正目的。

  另外,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12日举行的一场听证会上,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基思亚历山大也高调宣布,“外界针对美国私营企业、尤其是银行系统的网络攻击正在日益严重”。他还预言这种攻击的“强度和数量都会在今年显著上升”。亚历山大表示,美国的网军包括防御国家级威胁的“国家任务部队”、掌管网络运行控制的“战斗任务部队”和负责防范军队信息系统的“网络保卫部队”,但网络司令部的“军职和文职人员数量还将提升”。《华盛顿邮报》称,网络司令部将由目前的约900人扩充到拥有近5000名军人和文职人员的规模。

美国16家情报机构12日还发布了一年一度的《美国情报界世界范围威胁评估》报告。这份34页的报告列举了美国面临的“各种威胁”:从伊朗铀浓缩和弹道导弹技术,到仍不明朗的叙利亚局势,再到中国在世界稀土供应中“所占据的主导地位”其中最令媒体关注的是报告突出强调“在伊拉克战争已经宣告结束和本拉登遭到击毙的情况下,外界对计算机网络的数字攻击已经取代了其他的安全担忧”。此前在2011年和2012年的报告中,恐怖主义都被列为美国面临的首要威胁。报告指名道姓称,中国和俄罗斯是“两个先进的网络行动者”。

  “这是一支进攻性部队”

事实上,在美国国内早就有评论指出,网络战实力最强和黑客高手最多的美国渲染外界网络威胁,只不过是为自身强化网络攻击能力和向政府要钱找借口,克拉珀12日在参议院解释这份报告时的发言似乎印证了这一点。他先是以“威胁”的口吻说,如果国会不设法降低预算自动削减给情报部门造成的压力,美国情报部门的能力“将显著受损”,继而又“哭穷”道,由于资金减少,数千名美国联邦调查局雇员面临休假,5000个情报承包商无法续签合同,甚至连在间谍卫星这种历史悠久的情报搜索系统的资金投入也要遭遇缩减,这无疑会影响情报部门“提升网络安全的努力”。

  2013年3月12日,美军网络司令部司令基思·亚历山大在出席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时宣布,美军正在发展所需的网络部队、战术、技能以及运用这些部队的程序和原则。军事分析人士表示,亚历山大的报告至少为外界提供了4个方面的信息:

本文由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巴黎人-法律文库,转载请注明出处:首次成为美国面临的头号安全威胁,它的绝对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