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人-司法文书

当前位置: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 巴黎人-司法文书 > 乔廷升便负责在胜利电影院和红楼电影院之间来

乔廷升便负责在胜利电影院和红楼电影院之间来

来源:http://www.panjizhai.com 作者: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时间:2019-11-04 05:46

王世林:

记者随机采访了以为刚看完电影的电影迷,陈秋磊说:以前的老电影院看不见刚刚上映的电影,现在的新电影院就是是可以看见新上映的大片和新片,还是很不错。

图片 1

说起莆田建市以来娱乐休闲方面的变化,电影娱乐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也是莆田市老百姓感受最深的变化之一。据刘玉奇回忆,小时候他家住在农村,没有电影院,大家看的都是露天电影,一块幕布、一台放映机和一个放映员就能使成百上千的人看上一场电影,其中不少人还从十多里外的山村赶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莆田县城仅有一家人民电影院,影院配合中心进行宣传,放映新闻简报和《红灯记》《沙家滨》《智取威虎山》等8个“革命现代样板戏”影片,以及《英雄儿女》《打击侵略者》《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等影片。但一般都是单位集体包场组织观看爱国片、教育片,没有什么娱乐性。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大量解禁影片分批再现银幕,《刘三姐》、《五朵金花》、《冰山上的来客》、《渡江侦察记》等优秀影片既给观众提供了优美的艺术享受,又赋予了人们强烈的时代精神。人们的怀旧心理使得城乡众多影院场场爆满。那时电影院几乎早上8点开场,晚上12点散场,一天大概放映7场。即便如此,电影票依然供不应求,团体票要提前一周甚至半个月、个人票要提前三天买。特别是莆田市建市以来,莆田电影业和时代脉搏齐跳动,更是迎来新的飞跃。1990年仙游县大众电影院、莆田县江口电影院安装了大银幕、软座椅、立体声、中央空调后重新开业,1992年庭院深深豪华电影院建成营业,1997年上档次的新光电影院全新开业,1998年涵江新区电影院升级改造,城乡众多电影院的设施、设备不断更新改造,以崭新面貌迎接八方来客。观众才真正开始以娱乐休闲的心态看电影。1998年《泰坦尼克号》在城区电影院放映,影院内座无虚席的场面又一次展现电影魅力。这期间,农村电影放映活动也异常活跃,各县区电影管理站相继改为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大量的老影片复映,和新摄制的影片出品,一度使城乡电影市场空前繁荣。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之后,54个乡镇基本上都建有电影院,农村电影流动放映队发展近200支,形成村村挂银幕的现象。这都是莆田市建市以来阶段性发展的缩影和见证。从变革——发展——再变革——再发展,莆田城市电影与农村电影齐驱并进,全面发展。

图片 2

从今年1月份以来,“看电影”,像一件新鲜事,又开始在兴义流行起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回到了电影院,看大片,赶潮流,享受视听的盛宴。小城市也能看大电影,兴义文化体制改革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一本胶片放完了,切换至下一本时,设备最容易出故障。这一阶段放映员必须在场盯着,如果有意外情况,要随时处理。很多人以为放映员非常幸福,能不花钱看遍市面上所有电影,但这往往是对他们最大的误解,因为他们通常需要一人负责好几个影厅的放映,在各个放映机间来回巡视,所以看到的永远只是一些支离破碎的电影片段。“切换胶片时的电影画面最熟悉,因为每次都要看。”乔廷升说。

“少林,少林,有多少英雄豪杰都来把你敬仰;少林,少林,有多少神奇故事到处把你传扬;精湛的武艺举世无双,少林寺威震四方……”家住莆田市长寿社区的刘玉奇今年65岁了,但在说起《少林寺》这部电影的时候,老人仍然能够准确地唱出其中的插曲。刘玉奇说,当时,影院人山人海的场面蔚为壮观,每天放映11场,场场满座,简直到了一票难求的地步。这是莆田有电影以来,最大的一次盛会,最让莆田电影人怀念的一次观众对于电影近乎疯狂的执着。

亲历者说

兴瑞国际影城的前身是兴义市电影院,历史上曾经有过灿烂的辉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电影院每天门庭若市,场场爆满,观众如云。市民杨泽艳说:小的时候我们特别喜欢看电影,我记得我们读1、2年级的时候,每隔一天老师就发票,当时的电影票是8分钱一张,但是家里面有点穷没有钱,不得看很多时候都是去捡那种废的电影票,老师发的时候就拿颜色来对,像的我们就悄悄的蒙混过关到电影院里面看电影。

刚入行时,他还只能“跑片儿”。当时电影都是胶片放映,一部电影的拷贝数量有限,往往都是邻近的影院共用。乔廷升便负责在胜利电影院和红楼电影院之间来回跑片儿。“两家影院相隔几百米,别人都是骑车跑,我是走路。一本拷贝十斤左右,每次拎两本,说沉也不沉,但得在几分钟内送到,算上帮师傅们装胶片的时间,还是得小跑。”那段时间,他平均每天都得跑八九趟。

最近五年来,随着电影产业改革持续推进和深入,和莆田市城乡一体化建设进程的不断推进,金逸影城、万达影城、大地影城、中兴影城先后入驻城区,多厅的星级电影城多了,国产大片、国际大片都可以第一时间看到。现在,2K、3K电影也已经不时髦了,观众还经常看到3D、IMAX版的电影。如今到星级服务的高端影城看电影已成为一种时尚文化消费享受。

在襄阳时光记忆影城,记者了解到,全球大片在这里同步上映,巴可数字电影放映机、5.1声道还音设备、进口金属银幕等一应俱全。豪华包厢式数字电影视听会馆内设有浪漫情侣迷你包厢、飞机头等舱可调式沙发等,观众可自主点播,享受会所式观影服务。

记者来到兴瑞国际影城,看到在这里排队买票的人络绎不绝,电影院现在这样热闹的景象。很难想象在今年1月27日以前这里还是门庭冷落。如今的热闹正是兴义市实施文化体制改革,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又一成果。

随着技术的发展,胶片放映逐渐被数字放映全面取代,放映员不再需要跑片儿、换胶片,但他们负责的影厅数量却变多了。放映间像是一个连通各影厅放映机的楼廊,放映员每天从走廊的一侧走到另一侧,查看每个影厅的放映情况,确保各种设备正常工作,应对停电、机器故障、临时改排片等突发情况。“按照规定,我们每个小时都要巡一次厅,但实际操作中的时间比这个还短,因为放映工作不允许出一点错,一出错就会影响很多观众。”乔廷升说,忙的时候,他连吃饭都是端着饭盒边走边吃。

随着电影体制改革,莆田电影和全国一样经历了从完全的事业到公益性事业和经营性产业的转变。电影放映业的规模和容量不断扩大。2002年市县二级电影公司合并,使城乡电影面临着良好的发展机遇,农村电影队由原来的一百多支迅速发展到近三百支,广大农村放映员常年累月送电影下乡,年放映场次由几千场发展到上万场,农村电影观众由每年5万人次发展到20万人次。电影成了城乡广大群众不可或缺的文化娱乐生活。2007年以来,农村电影“2131工程”实施,和农村数字电影放映的推广,莆田市城乡放映网络适时得到调整和充实,并逐步健全起来,电影产业呈现出方兴未艾的局面,充满生机和活力。截止2010年底,莆田市各县区建立近60个农村数字电影流动放映队,一个覆盖全市农村的数字电影放映网络初步形成。2010年6月,莆田在全省率先试点电影经营单位体制改革,通过转企改制,增强电影经营单位企业活力。

成立之初,樊城电影院仅是个可容纳四五百人的大草棚;1980年由国家投资,在原址上建了一个可容纳800多人的砖木结构简易电影院。1975年,樊城电影院还利用空地兴建了可容纳1960名观众的露天电影院;1980年10月,在露天电影院所在地建设室内电影院,采用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面积2850平方米,有1329个座位,立体声、宽银幕、遮幅等一应俱全。1990年,樊城电影院创下了电影票房收入、产业创收双百万元的骄人成绩。

思路决定出路,改革找到新路。兴义市以结构完善、服务优良的电影院线提升了兴义人民群众文化生活品质、推动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同时也使得兴义市电影院通过文化产业改革道路,实现了从2000年,年收入票房2万余元到2011年的10个月票房有260万飞跃。兴义的电影产业作为大众文化生活的一部分,必将会推动兴义市文化产业迈向一个更新更辉煌的历史台阶。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放映员是一个相当吃香的职业,那时人们的业余生活比较单调,看电影是最常见的娱乐方式,放映员很受尊重和欢迎。乔廷升之前在首钢工作了十年,后来听说还有放映员这种职业,便考取了放映员资格证,想尝试一下。他说自己性格内敛,就喜欢和设备、技术打交道,正好适合做放映员。

观众满意是对我最大的认可

兴瑞电影城,营运经理王国江说:“我们公司从2011年1月从开业以来,可以说兴义市民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惊喜,观影人数非常的多,说明兴义这个地方对电影文化,精神文化需求还是很大。我们的到来还会很好的丰富当地人的文化和娱乐生活,我相信以后我们会走得越来越好。”

虽然每家影院放的影片都差不多,但不同放映员的工作习惯却不一样。乔廷升总能琢磨出一些“标准化操作”,在放映细节上更讲究。“一般放映员可能打开设备后一切,画面、声音全出去了。我会先把声音通道切到静音,然后开始放画面,因为最开始跑片头的那部分银幕上是没有画面的,但可能会有杂音,容易吓到影厅里的观众。当电影画面出现时,我再手动切声音。”正片播放前往往有广告,很多广告的声音偏大,乔廷升也会先把声音调低,等到正片播放时,再把音量调至正常。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樊城电影院

进入九十年代,随着电视、网络等逐步兴起,电影的魅力渐渐风光不再。电影院门庭冷落,有的甚至关门歇业。再不改革,必将走进死胡同。

从跑片员升级为放映员后,乔廷升的工作场所被固定在阴暗寂寞的放映间里。每天早上,他都会提前一个小时来到放映间,先用刷子蘸着酒精擦拭设备、放映窗口,然后通电试光、试声,再把整个放映间打扫一遍,最后查看这一天的片目表,把相应的影片拷贝准备好。

本文由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巴黎人-司法文书,转载请注明出处:乔廷升便负责在胜利电影院和红楼电影院之间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