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人-司法文书

当前位置: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 巴黎人-司法文书 > 1967年出生的朱玉丽高中毕业后便开始从事幼师工

1967年出生的朱玉丽高中毕业后便开始从事幼师工

来源:http://www.panjizhai.com 作者: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时间:2019-11-15 17:14

  上归里,一个诗意的名字,却是一个深居大山的贫困侗寨。

图片 1

师者|夫妻教师撑起一座村小:坚守34年,教出数百大学生

图片 2

  吴浪,上归里一名普普通通的代课教师。坚守大山22年,为山村培养学生200多名,其中30多人考上大学。

一人一校一辈子,他坚守山区教书41年!

 

早上7点多,高永起和妻子就到达了河北临城县赵家崇小学,把教室和院子打扫干净,迎接学生们的到来。这对太行山深处的“夫妻乡村教师”,已在这里坚守了34年。

图片 3

  “我想让更多的山里娃飞出大山,去接受更好的教育。”吴浪说,他会跟妻子一起坚守,直到最后一个学生毕业。

人的一生能有几个40年?

 

“我们山里的孩子,如果想要有出路,就一定要有文化,没有老师,就相当于切断了他们走出大山的路。”1984年,高中学历的高永起,听完村小校长的一席话,选择了留在村里,成为一名乡村教师。四年后,老校长退休,学校只剩下高永起一个教师,妻子不忍心他太辛苦,又通过考试加入了村小。

他,高中一毕业,就在偏僻山村做了一名代课老师,这一做就是39年;他,30多年来,先后执教了500多名学生,他们有的成为了大学生,有的成为了致富能手;他,一人撑起一所学校,默默奉献、无怨无悔,成为孩子、家长眼中最尊敬的人。

  带着初心踏征程

答案很显然!

山村女教师-朱玉丽

从此,两个人,一个学校,撑起了太行山深处孩子们的求学路。高永起已经不记得自己教过多少学生,但他记录着,自己教过的孩子里有400多名考上了大学,30多名考上了研究生。

他,就是上饶县花厅镇白塔小学代课老师陈祖录。

  上归里坐落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榕江县大山深处,是一个以吴姓为主的侗族村寨,共有161户、713人,其中贫困户58户、273人。经年的贫穷曾让村里陷入这样一个怪圈:越穷越不重视教育,越不重视教育就越穷。

在位于大山深处的湖南省衡东县吴集镇南山村

作者:殷美生/编辑:琴心

图片 4

“我希望更多孩子能走出山沟”

  “这里自然条件差,人均只有几分地,还缺水;距乡镇、县城又远,过去交通不便,出一次山进一次城,要走好几个小时。”村民组长吴芝坤表示,村民普遍不重视教育是贫穷恶性循环的根源。

有一所历史悠久的南山小学

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代课教师,虽然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辉煌成就,但她一颗热爱贫困山区教育事业炽热的心却感动了许多人.当前教师工资普遍上调时,她却只拿着200元/月的薪水.尽管如此,她对工作仍然兢兢业业、无怨无悔,她仍然默默无闻的为山区教育事业燃烧着自己的青春.

高永起在校门口迎接学生们 受访者提供

白塔小学,位于上饶县花厅镇与广丰区、福建省浦城县交界处,地处武夷山北麓山区,有一条蜿蜒的山路与外界相连。现在学校只有陈祖录1名老师,3名学生。憨厚,老实,不善言辞,这是记者初见陈老师的第一印象。

  吴浪就是上归里人,其父亲过去也是一位教师,在上归里小学任教。在吴浪看来,作为教师的父亲,在教育方面也存在“狭隘”思想。

今年57岁的南山村人文端云

高中毕业当代课教师
1967年出生的朱玉丽高中毕业后便开始从事幼师工作,后来,杨山村小学缺少教师,村里考虑到朱玉丽是高中文化.又有幼教的教学经验,加上她有一颗善良的心,于是便向学校推荐了朱玉丽做代课老师,担任学前班和一、二年级的教学工作.要知道,做代课老师就意味着清贫,当时代课老师只有100多元/月的工资,加上爱人又是一个二级残疾,家中还有两个孩子上高中和大学,家庭十分困难.亲朋好友多次劝她外出打工,帮她在外面找好了月薪600-1000元/月工资的工作.她看到山里孩子强烈的求知欲望,便毅然放弃了打工的念头.决定留在山区执教.虽然收入不高,但她干活不比别人少,每周要上20多节课,有时还要采取复式教学.同一个教室坐着学前班和一年级的学生,特别是学前班和一年级的学生,年龄小,自理能力差,有时候随地大小便,朱老师不怕脏,不怕累,经常帮这些学生清扫大小便.课堂上是老师,下课便成了清洁工.
为了孩子留在大山里
朱玉丽带三、四年级的课时,由于她教学方法好、有爱心、且责任心强,附近群众都愿意把孩子送到杨山村小学就读,她带的班也由当初的8名学生迅速增加到30多名学生.许多学生愿意和朱玉丽交朋友,进行心灵深处的沟通,甚至有些同学不愿意和父母说的悄悄话,他们都很乐意向朱老师倾吐,朱玉丽从此成为孩子们的知心好朋友.自朱玉丽站在讲台那天开始,她便把学校当成自己的家,将学生当成自己的孩子.她真情付出得到了许多村民和孩子们的赞扬和爱戴,家长对朱玉丽认真负责,踏踏实实工作,无微不至的关心每一个学生,更是感到万分佩服!一位学生家长对记者说:"朱老师真是了不起,不图名,不贪利,在山区这样艰苦地条件下,能做到如此兢兢业业工作,我们做家长实在佩服,她真是一个好老师!"
流泗镇中心小学领导看到她工作出色,将她从杨山村小学调到镇中心小学任教,工资待遇要比村小高出一倍之多.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调往城镇上班是许多农村教师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愿望,而朱玉丽在镇中心小学工作不到一年,就强烈要求回杨山村小学教书.当领导问到为何要调回时,她坦诚地说:"我舍不得山里的孩子,山里的孩子和人民群众和我有深厚的感情,我不能为了自己把山里的孩子丢下不管."在朱玉丽的再三请求下,领导只好又让她回到原来的学校.回到杨山村小学后,她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适应,她仍然忘我的工作,多次带病上课.
采访时,一位学生偷偷地告诉记者,2006年12月,朱玉丽胃病发作,她硬是坚持了一个星期上完课程,最后实在是顶不住了,她才去医院开了一点药吃. 帮孩子"飞"出大山
为了提高自身地教学水平,朱玉丽教学之余不断地给自己"充电",山区学校最缺少的是英语老师,她一面勤勤恳恳地工作,一面利用机会,抓紧时间学习新知识,2006年暑假她主动要求参加湖口县教育局小学英语教师培训.经过一段时间培训后,她的英语教学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高.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她带的班学生成绩总是在全校名列前茅,她也曾多次受到学校领导和学生家长的一致好评.
朱玉丽对记者说:"我选择了这项工作,我无怨无悔,我要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帮助山里的孩子"飞"出大山.

深山里的“夫妻档”

1980年,高中毕业的陈祖录回乡,被安排到灯盏小学做代课教师。这所学校创办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最多时教师有3人,学生50多人。随着其他老师或退休、或离开,2000年学校只剩下陈祖录一名老师。几个年级的课程,就全落在他一人身上,为此他精心分配时间,轮流给孩子们上课。

  “父亲不让我姐读书,他觉得女孩子读书没有用。村里的很多女孩也因为受这种思想影响,从小就失去读书机会,最多也就能读到二、三年级。”

已在这里坚守41年!

 

今年,高永起的妻子葛英芬就要退休了,这是她成为乡村教师的第30年。

陈祖录是个倔强的人,更是个有责任心的人,他知道学校虽然不大,但责任很大,“都是乡亲,教不好孩子,对不起人家。”为了能让孩子全面发展,陈祖录开足了低年级应有的课程:语文、数学、体育……样样不少。

  吴浪决心改变现状。1993年初中毕业时,父亲还是上归里小学校长,学校当时缺老师,他就主动帮助父亲教学。

是什么支撑着他?

文 学 风 欢 迎 你

1984年,高永起从部队退伍回到家乡不久,时任赵家崇小学的校长就来家里找他。“校长说,我是高中毕业,现在村里的学校很缺老师,希望我能留在村里当老师。”

2002年,校舍被认定为危房,学校停课。陈祖录索性把学校转移到自己家里,在堂屋架上了黑板,摆上了桌椅,就这样堂屋成了课堂。由此他省去了往返学校的时间,有更多精力用来准备课件、提升教学质量。2010年,镇里考虑到村民大多搬到交通更为便利的山下居住,为方便孩子上学,便将学校从山上搬到山下。2013年,花厅镇在白塔村建了现在的小学,陈祖录一家最终搬到这里继续教学。不管学校怎么变迁,学生有多少,陈祖录总是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他是老师,更像父亲……

  “上了一段时间课,因为我有激情,教学有些技巧,学校为了补充师资力量,从1996年开始,连续两年通过‘自请’的方式让我教书。”吴浪说,渐渐的,他爱上教师这份职业,并于1998年向教育部门申请,正式加入代课教师的队伍。

太阳村(太阳村等三个村现已合并为南山村)。王昊昊 摄

当时,赵家崇小学每年有五六十名本村学生,却只有一名老师,既当校长又讲课,而校长已经五十多岁,退休在即。

39年来,陈老师先后执教了500多名学生,其中有30多人考上了大学,由此走出了山村。

  他说,让更多的孩子读书,尤其是让女孩子读书,从而飞出大山、改变命运,就是他从事教育的初心。

一次抉择和多次拒绝

“我对自己没有考上大学,一直很遗憾,听完校长的话,我觉得不能让山里的孩子因为没有老师而考不上大学。”高永起说,赵家崇地处太行山腹地,四面环山,水资源短缺、土地贫瘠,“孩子要想有出路,就一定要有文化,没有老师这个途径,他们就没有其他途径了。我自己考不上大学,但我可以培养学生们考大学。”

“我没走出山沟,希望能帮更多孩子走出这里,让他们看到外面更精彩的世界。”59岁的陈祖录说出了自己最大的心愿。

  坚守大山志不移

文端云从小就崇拜、尊重老师,在他的心目中,教书育人是一件很伟大的事。在1978年7月高中毕业后的第二个月,他积极参加了民办老师考试并顺利被录取。

基于这些考虑,21岁的高永起自愿报名考试成为了一名正式教师。校舍就在村子外面的一处高岗上,是村民们用自己烧的砖盖起来的两间土房,高永起和老校长一人守着一间教室。

“他待学生比自家人还亲”

  吴浪正式成为代课老师时,上归里小学还是一所完小,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共有97名学生、5位老师,他和父亲组成了“父子档”。

文端云的教学生涯由此开始了。这一次抉择,便是41年的坚守!

初当教师,高永起没什么经验,老校长就手把手的教他讲课、批改作业,希望退休后高永起能接起学校的担子。

“为了学校和别人家的孩子,他把地荒了、家丢了。他看学校比家还重,他待学生比自家人还亲。”谈起陈祖录,妻子何钗婻直言道。

  “父亲身体一直不好,1998年就申请病休,但因为人手紧张,他就一直顶着,直到2004年才正式退休。”吴浪说,当时学校条件艰苦,外来老师居无定所,洗衣服的水要走半个小时山路去挑,因此没人愿意过来。

文端云刚来南山小学(当时为太阳中学)时,学校足足有近三百名学生,梦想成为教师的他,把一腔热血扑到教育事业上。

1988年,老校长退休,但学生并没有减少。学校里只剩下高永起一个教师,和六十多名分散在五个年级的孩子。为了保证教学质量,高永起动员在家务农的妻子来学校代课,“她也是高中毕业,平时我在学校,她也经常来学校和学生们玩,辅导作业,对学校都比较熟悉。”

学校地处山区,学生放学后要走山路回家,陈祖录放心不下,每天送孩子回家。一次,在送完学生返程的途中,他被毒蛇咬伤。“还好是咬到我自己,如果咬了学生,不好跟他们父母交待。”事后,碰到家长有事没来接孩子,陈祖录都把学生留家里吃饭。

本文由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巴黎人-司法文书,转载请注明出处:1967年出生的朱玉丽高中毕业后便开始从事幼师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