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人-司法文书

当前位置: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 巴黎人-司法文书 > 司法行政部门已累计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130万

司法行政部门已累计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130万

来源:http://www.panjizhai.com 作者: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时间:2019-11-15 17:15

  25岁,从高等院校到社会就业,他青春飞扬,想要大干一场;

一日吸毒,终身戒毒,毒品是家庭和社会不能承受之痛。

戒除毒瘾是世界性难题,而北京籍的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在离开戒毒所三年后,仍有半数以上能保持操守,这是怎么做到的?在市戒毒管理局昨天下午举办的全国统一戒毒模式工作推进会上,MSDE干预、正念防复发、成瘾者认知行为重构等优秀戒治项目成果逐一登台展示,北京戒毒工作已从传统依靠戒毒民警个人经验向科学化、系统化发展。

图片 1四川省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图为民警为戒毒人员上课。 安源 摄

戒毒博士 致力科学戒毒

  26岁,从职场菜鸟到责任班长,他跌跌撞撞,懂得警服的分量;

打赢禁毒人民战争,司法行政部门承担着强制隔离戒毒管理、戒毒康复管理、指导支持社区戒毒和社区康复职能。自2008年禁毒法实施以来,司法行政部门已累计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130万余人,通过科学规范化的教育戒治,帮助戒毒人员重塑“失控人生”。

图片 2

中新社北京6月25日电 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副部长刘志强25日在北京表示,目前全国共有司法行政戒毒场所361个,收治能力为32万人。自2008年《禁毒法》实施以来,已累计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130万余人,目前在所近24万人。共有戒毒康复场所73个,累计收治戒毒康复人员10万余人,目前在册近6000人。

一封奇怪的“求情信”让刚入行的戒毒民警王春光看到了毒品对个人及其家庭的危害,他决心去找寻真正能帮助吸毒者摆脱毒魔的方法。

  27岁,从零开始,从新出发,他豪情满怀,只愿不负最初的梦想。

毒品不仅侵蚀身体,也摧毁正常思维

昨天下午,与会人员在会前首先参观了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康复之家功能区、运动康复训练馆、综合教育楼各功能区、物质成瘾干预与矫治实验室,戒毒人员有的在诵读经典、有的在练字画画、有的在开展心理矫治,有的在进行大负荷力量训练。与会人员对强戒所里的戒毒工作有了有序、健康、科学的直观印象。

当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司法行政戒毒工作成果。刘志强在发布会上介绍相关情况。

从警10年,王春光研发科学评估工具、引入前沿矫治技术,从普通民警成长为受人瞩目的戒毒专家。他是北京市教育矫治局培养的第一位研究毒品成瘾神经机制和临床干预的博士,推动着科学戒毒技术的创新和发展。

  他,就是李子昂,来自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强戒所)五大队的一名民警。

体重从48公斤,恢复到如今的58公斤。一年多来,这是李某在云南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最为直观的变化。

在随后的推进会上,戒毒所的民警通过大屏幕展示了MSDE干预、正念防复发、成瘾者认知行为重构三个戒毒矫治项目研发及实践成果。这些都是被司法部确定的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第一批推广项目。

刘志强表示,全国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加大与知名院校、社会科研机构的合作力度,不断探索开发教育戒治的新技术新方法。目前已和246家机构614名专家深度合作,共立项31个,结项21个。有的项目经实证研究取得了很好的戒治效果,如内观疗法戒毒项目、经颅磁刺激戒毒项目、虚拟现实毒瘾评估与康复训练系统等,这些戒毒的新技术、新方法为科学戒毒、精准戒毒提供了科技支撑。

■强戒人员打架 为何他却先去翻书

  理想vs现实

现年41岁的李某,原本是云南昆明小有名气的乐队成员。“为了寻求刺激,我尝试了第一口海洛因,以为吸食一次不会上瘾。”李某向记者讲述,10年来,断断续续被强制隔离戒毒好几次,却依然没有摆脱毒品的控制。

图片 3

司法部戒毒管理局局长曹学军指出,中国吸毒人员呈低龄化发展趋势,目前全国收治了900多名16岁到18岁之间的未成年吸毒人员。未成年戒毒人员由未成年强制隔离戒毒所或专管大队进行统一管理,教育戒治工作针对其自身特点开展,如帮助未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人员在场所内完成义务教育的课程等。

10年前的夏天,26岁的王春光从中国政法大学犯罪心理学专业研究生毕业,来到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四大队,成为一名戒毒民警。

  2016年研究生毕业后,李子昂来到了这里,成为了强戒所的一名民警。走进这里,起初只是因为“制服情结”。李子昂告诉记者,父亲在老家的法院工作,从小与法律的接触以及对父亲的崇拜,让他有了司法梦。

“人越来越瘦,精神也很颓废。状态最差的时候,甚至想结束自己。”一旦吸食毒品,人体机能受到严重的、甚至难以救治的损伤,李某也不例外。

据市戒毒局介绍,北京市戒毒场所近年来的戒毒工作科学化水平不断提升。与中科院心理所等多家院所合作引进研发正念防复发训练、“动机-技能-系统脱敏-正能量”干预、成瘾者认知行为重构、女性强戒人员高耻感训练、康复人员夫妻沟通训练、短期药物戒断者情绪损伤与恢复训练、运动康复训练、正念减压训练、积极习惯养成等多个戒治项目,有效提升了戒治效果。

谈及新型毒品的情况,曹学军指出,新型毒品在中国加速蔓延,新型毒品滥用问题日益突出,司法行政强制隔离戒毒场所吸食新型毒品戒毒人员的数量逐年增加。截至目前,吸食新型毒品的吸毒人员已占场所吸毒人员总数的53%,有的个别场所比例更高。吸食新型毒品的吸毒人员大量增加给戒毒工作带来了严峻挑战。

王春光所管的班里有一名吸毒人员张某,因为长得人高马大,平日里总端着一副谁也别来招我的架势。有一次,张某和其他强戒人员发生肢体冲突。如果是以前,也就是批评惩罚,做做教育工作,顶多是以后留心关注多加防范就完了,但年轻的王春光却先是去翻书。

  作为首都司法行政系统第一家强戒所,天堂河承担着强制隔离戒毒人员的戒治工作。依据每位强戒人员的基本信息和性格特点,划分为不同班级,由一名民警担任班主任,从学习、锻炼到饮食起居,事无巨细都由班主任负责。

毒品侵蚀的不仅是人的身体,也会摧毁人的正常思维。“刚开始还能工作,通过演唱跑场挣到钱。后来跟家里人说谎要钱,欺骗伤害的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李某说,吸食毒品的时候只想自己,变得很自私,时间一长,相信自己的人越来越少,家庭也支离破碎。“因为吸毒,妻子离开了自己;外婆80多岁了,我跟她最亲,本来我应该照顾她的,现在也只能通过亲情电话来安慰她了。”

戒毒人员入所后,首先运用《戒毒人员基本信息调查分类问卷》,逐人开展复吸倾向性问题初筛;其后,运用内隐—外显筛查系统、《复吸倾向性量表》等量表,进一步确诊戒毒问题类别;最后,根据复吸风险问题和戒毒动机水平,检索匹配最佳戒治项目,逐人制定戒治处方,开展分类分层干预。形成了“问题诊断—优选证据—匹配训练师—实施戒治—效果评估”的一整套戒治运行机制,戒毒工作由原来的依靠民警个体经验逐步向科学化、系统化发展。

通过查资料他发现,长期吸毒之后,毒品会使大脑负责管控冲动和进行愤怒调控的脑区受损,导致人的冲动性变强,自我管控能力变差。王春光说:“比如晚高峰挤公交车,有人用胳膊肘碰了你一下,正常人在理性脑作用下,会先判断一下对方是无心还是故意,然后再作回应。但部分吸毒人员通常会在本能脑控制下,下意识地直接反击。”

  工作半年多以后,李子昂开始担任班主任的角色。在他的班里共有12人,年龄最大的42岁,最小的28岁,有第一次踏入强戒所的“新人”,也有多次复吸进进出出的“老人”。

“出戒毒所之后,我想到外地去工作,换个环境倒逼自己脱离毒品。” 经过在戒毒所的积极戒治和康复,李某也逐渐找回了自信,表示要重新找回自己。

图片 4

找到了“病根儿”,王春光找到张某,把自己查到的文献结果告诉他,从生理角度给他解释,他当时为什么做出这种行为。张某从没想过,自己的冲动竟然是吸毒所致。

本文由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巴黎人-司法文书,转载请注明出处:司法行政部门已累计收治强制隔离戒毒人员130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