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人-网上法院

当前位置: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 巴黎人-网上法院 > 如何找到解决生态问题的思想理论武器呢巴黎人

如何找到解决生态问题的思想理论武器呢巴黎人

来源:http://www.panjizhai.com 作者: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 时间:2019-10-06 06:37

  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讯社19日报道,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表示,解决人类问题的根本办法就是改变统治世界的资本主义思想和制度。

面对日益恶化的生态环境问题,马克思的生态理论成为解决生态问题的思想理论武器。

加拿大左翼学者威廉·莱斯凭借代表作《自然的控制》和《满足的极限》,成为西方生态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之一。

面对当今中国乃至整个人类社会显然已经势不可挡的资本主义一体化发展趋势,许多人还是喋喋不休地反复念叨150多年前马克思无情鞭挞当时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弊端的论点,闭着眼睛依据马克思主观预测的资本主义大工业生产最终必然导致无产阶级消灭资产阶级的发展结果,结合眼前中国社会资本主义化以后所出现的许多似乎难以忍受的社会弊端和坏的方面,认定马克思的预言还能够实现,并以此为据,激烈地反对和坚决地否定当今中国社会深入进行资本主义化改革开放。

原标题:“两个和解”在马克思恩格斯思想体系中的地位及现实意义

  艾哈迈迪·内贾德 19日在德黑兰召开的第21届国际灌溉大会上说,只要资本主义思想统治世界,那么消费和环境破坏的矛盾就会一直存在。

从党的十八大报告到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生态文明建设被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十八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明确提出,“必须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用制度保护生态环境”。自工业革命以来,生态问题就成为人类所面临的越来越紧迫的问题。那么,生态问题背后的根本原因究竟是什么?如何找到解决生态问题的思想理论武器呢?就此,记者专访了华中科技大学哲学系教授王晓升。王晓升指出,马克思的生态观念仍然是我们当前思考生态问题的重要思想资源,西方生态马克思主义在生态文明建设中具有重要价值。

学说;生态理论;生态危机;资本主义;莱斯

这些人们忽略了一个非常基本的前提,那就是:马克思当初指望谁来消灭资本主义,这些人现在是否还存在,是否还有能力和条件推翻世界所有国家的资产阶级统治以便消灭资本主义?

  “两个和解”即“人类与自然的和解以及人类本身的和解”是马克思、恩格斯较早提出的一个重要思想。恩格斯最早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中提及这一观念;马克思随之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提出这一思想并对之作了深入阐发。到了晚年,马克思、恩格斯又几乎在大致相同的时期回归这个思想。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中,把他早年关于共产主义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的思想,进一步表述为通过人和人结成的共同体对物质资料的生产过程和结果的控制来实现人和自然、人和人之间的“两个和解”:“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盲目的力量来统治自己;靠消耗最小的力量,在最无愧于和最适合于他们的人类本性的条件下来进行这种物质变换。”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则明确指出,在社会占有了生产资料之后,人们就“第一次成为自然界的自觉的和真正的主人,因为他们已经成为自身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了”。马克思和恩格斯为何不仅在创立马克思主义的初始阶段,就十分重视“两个和解”的思想,而且在他们思想发展的成熟时期,又再次回归这一思想?这一思想在他们的整体思想体系中具有怎样的地位,在人与自然之间紧张和冲突关系愈演愈烈的今天其时代价值如何?对这些问题进行探讨不仅在理论上能够帮助我们深入理解马克思、恩格斯的整体思想,而且在实践上对于我们正在推进的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他表示,在一个国家,每年制造出数千吨污染环境的垃圾,而这个国家的重建计划少于污染物给自然带来的损失的0.01,这样每年污染物就会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增加。

生态危机问题的实质是人类生存活动的异化

加拿大左翼学者威廉·莱斯凭借代表作《自然的控制》和《满足的极限》,成为西方生态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之一。作为马尔库塞的学生,莱斯将法兰克福学派所特有的社会批判方式与马克思实践观、自然观、历史观有机结合起来,针对现代人类社会面临的生态危机展开分析、批判,揭示危机产生的人性根源以及社会历史原因,力图为现代人类社会克服生态危机提供良性发展的药方。他的理论中可以清晰地看出马克思关于自然、历史、实践等方面的理论痕迹,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生态学说,同时结合当下生态问题的实际,扩大了马克思主义生态学说的影响力。但是,在理论根本立足点和解决问题之道方面,他的生态学说与马克思之间有着实质性的差别。莱斯生态学说积极的理论贡献具有重要的价值,同时也必须准确地把握其生态学说的理论局限性。

我想熟悉马克思理论的人们应该非常清楚,马克思当初指望的是在当时显然是越来越多的无产阶级,来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并消灭资本主义的。

  艾哈迈迪·内贾德表示,从根本上控制消费是解决目前世界现状的根本办法之一。他说,应该有一个新的思想和制度统治世界,这个新制度重视自然、重视水,当然,这个制度应该是建立在公正上的。

记者: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人类在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如此举步维艰?

“控制自然”

关于这一点,马克思和恩格斯是这样论述的:“我们已经看到,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都是建立在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的对立之上的。但是,为了有可能压迫一个阶级,就必须保证这个阶级至少有能够维持它奴隶般的生存的条件。农奴曾经在农奴制度下挣扎到公社社员的地位,小资产者曾经在封建专制制度的束缚下挣扎到资产者的地位。现代的工人却相反,他们不是随着工业的进步而上升,而是越来越降到本阶级的生存条件以下。工人变成赤贫者,贫困比人口和财富的增长的还要快。由此可以明显地看出,资产阶级再也不能做社会的统治阶级了,再也不能把自己的生存条件当作支配一切的规律强加于社会了。资产阶级不能统治下去了,因为它甚至不能保证自己的奴隶维持奴隶的生活,因为它不得不让自己的奴隶落到不能养活它反而要它来养活的地步。社会再不能在它的统治下生活下去了,就是说,它的存在不再同社会相容了。”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根本目的是无产阶级和人类的解放,这是他们一切理论和实践活动的根本出发点。马克思和恩格斯毫无疑义地将物质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财富的迅速增长视为人类解放、社会进步和发展的根本条件,但他们同时也发现,资本主义虽然带来了生产力的巨大发展,“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但资本主义不仅没有给人类带来自由、解放和福音,而且还使人类所遭受的压迫和苦难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增长得更快、更多和更普遍。

  他还说,只要不公正的制度统治世界,只要有人坚持破坏自然和人类之间的关系能获得更多的利益,那么未解决世界问题而做出的努力就会无果而终。

王晓升:生态问题的出现在各个地区、各个历史时期均有具体的、不同的原因,人们在处理这些问题上的态度也会不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巨大的利益冲突使人类在处理生态问题上举步维艰。一些发达国家以人类共同利益为借口来提高自己的竞争优势,限制其他国家的发展。这些国家甚至要夸大环境问题,来促进产业升级,从而扩大需求,维持自己经济系统的运行。而在发展中国家,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它们需要通过工业化来保障人们的基本生活需求。这个意义上所产生的环境问题与发达国家所说的环境危机在本质上完全不同。一是满足过高的需求而产生的污染。一是为了维持生存而出现的不可避免的污染。只要发达国家不停止这样的经济活动,人类社会的环境问题就难于解决。

与资本主义的实质关联

以上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当初论证和确定的,随着资本主义大工业生产的发展与进步,无产阶级不但会越来越多,而且会不断赤贫下去以至于无法生存的发展规律。

发现资本主义社会这一显而易见的矛盾,绝非什么难事,但要找出产生这种矛盾的原因就不容易了。一些资产阶级的思想家,特别是那些所谓的国民经济学家,站在为资本主义制度辩护的立场上,从不将资本主义带来的矛盾、危机、罪恶等归之于资本主义,而是千方百计地为其开脱罪责,寻找替罪羔羊。在他们眼中,资本主义最符合人性,因而是永恒的社会制度;资本主义的一切罪恶都不是由它自身造成和带来的,而是另有原因。他们不去“检验国家各个前提本身”,不去“过问私有制的合理性问题”,而是“把自然界当作一种绝对的东西来代替基督教的上帝而与人相对立”。他们为资本主义找到的替罪羊是自然界,他们把人类社会存在着的一切罪恶包括贫困、疾病、战争和瘟疫统统归于自然原因。这些为资本主义开罪的学说数马尔萨斯的人口论做的最为过分和最为荒谬。为了为资本主义辩护,马尔萨斯杜撰了一个所谓生活资料按算术级增长,人口的生育和繁衍按几何数增长的自然规律,并认为这一规律“是一切贫困和罪恶的原因。因此,在人多的地方,就应当用某种方法把他们消灭掉:或者用暴力将他们杀死,或者让他们饿死”。除了马尔萨斯,还有其他经济学理论如重商主义和重农主义学派也竭力为资本主义制度辩护。重商主义把贵金属视为财富的象征,由于自然界贵金属的稀缺而导致了人们对它的争夺,导致了人类的贫困、战争和苦难,在重商主义者眼中,金钱就是神,而自然界什么都不是;重农主义则把资本主义导致的灾祸归之于土地的稀缺和有限性,在重农主义者眼中,地产才是“唯一的”“主体本质”,而劳动是从属于地产的。总之,在人与自然和人与人的社会关系中,为资本主义制度辩护的各种理论都毫不掩饰地将人与人关系的恶化归之于自然界,认为人与自然关系的紧张和冲突导致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矛盾和冲突。

记者:生态危机是如何造成的?其本质是什么?

资本主义制度及其生产方式是生态危机产生的根源,莱斯生态学说把生态问题的马克思主义维度与资本主义批判相联系,体现了积极的理论意义。

毫无疑问,这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当时敲响资本主义社会丧钟的主要理论依据之一,也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主张通过无产阶级社会暴力革命和专政推翻并取代资产阶级政权,彻底废除资产阶级所有制,从根本上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并完全摧毁以此为基础的社会结构和意识形态等,一系列无产阶级革命原则和社会主义施政纲领的重要思想基础。

马克思、恩格斯正是从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入手创立“两个和解”思想的。他们所做的批判就是要根本扭转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有意或无意犯下的错误:无论是人与人之间还是人与自然之间的矛盾和冲突都是资本主义制度带来的,要实现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和解,必须变更资本主义的私有制为公共所有制。恩格斯直指马尔萨斯人口论的荒谬绝伦,指出,如果认为人与自然之间存在着矛盾的话,那么,“当地球上只有一个人的时候,就已经人口过剩了”。恩格斯为了驳斥马尔萨斯人口论的荒谬,还援引了科学按几何数的发展和地球上大量存在的荒地来证明人类只要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并进而改变占有方式,人类自身和人与自然就能够实现双重和解。这个思想可以说是恩格斯一以贯之、始终坚持并在一生的理论和实践中不断完善和发展的一个核心思想。马克思则以男人和妇女的关系为例来说明人与自然和人与人关系的一致性。他说:“在这种自然的类关系中,人对自然的关系直接就是人对人的关系,正像人对人的关系直接就是人对自然的关系,就是他自己的自然的规定。”资本主义制度把男人和妇女的关系变成了占有与被占有的关系,是以这个制度把一切公共所有物如土地、共同劳动的产物、资本和劳动者自身等都变成了可以由私人占有为前提条件的。要解决男人与妇女之间的战争,或者说解决人与自然和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只能通过把资本主义的私人占有制变更为公共所有制才能实现。因此,共产主义才是实现人与自然界和人与人之间和解的根本条件。这一思想同样是马克思在他一生的理论和实践活动中始终坚持并不断完善和发展的一个关键性的思想。

王晓升:人类所进行的生产和消费活动都会在一定程度上产生环境的污染。只有当这种污染导致生态系统的自身平衡并危及人类生存的时候,生态问题才会出现。这种生态问题,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异化,即人类为了更好地生存而进行的活动反过来妨碍了人自身的生存和发展。

首先,莱斯揭示出“控制自然”观念与资本主义现代性价值体系内在的实质性关联。他认为,资本主义正是借着科学、理性的旗号,将科学技术纳入现代性价值体系中来,成为其控制自然、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工具。因此,不能简单地把发展经济或者利用科学技术开发自然看作生态危机的根源,而应该更为根本地看到“控制自然”观念与资本主义制度之间的内在“联姻”,特别是“控制自然”观念已经被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化。在《自然的控制》中,莱斯提到,“尽管‘掌控自然’本身不是资本主义的‘产物’,但是该观念与资本主义相当契合。”同时,如果仅仅抓住控制自然这一意识形态观念作为生态危机的最终被告加以挞伐,资本则依然保持狰狞的笑容。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资本主义制度,只有真正实现制度的变革,生态危机才能得以控制。将导致生态危机的矛头直接指向资本主义制度,体现了莱斯对马克思生态学说思想的继承,为后来的生态马克思主义者打下基础。

马克思和恩格斯论证和确定的现代工业社会里无产阶级的发展规律,从表面上来看简单明了、通俗易懂,似乎完全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关于生态危机的产生根源,西方马克思主义者提出了许多看法。概括起来说,它们认为,生态危机是启蒙以来、特别是工业文明以来人类征服自然的结果,是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为了追逐利润而产生的结果,是资本为了维持其统治的合法性而导致的结果,是自我持存的文化逻辑的结果。生态危机在本质上是人为生存和发展所进行的活动使生态系统的自主平衡受到破坏,并使人类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受到威胁。

其次,莱斯进一步对资本主义社会消费异化问题进行批判,指明正是在资本盲目的无限增殖目的控制下,资本主义社会的虚假需求和消费异化成为导致生态危机的直接手段。在资本掌控下,资本主义建构的“高集约度的市场布局”带来了丰富的商品、无微不至的服务,这几乎为人类满足自身的“需要”提供了无限可能性。消费主义盛行的社会中,为消费而消费成为人们满足欲望的基本行径,并且消费的力量也获得了普遍的价值认同。但是,在虚假需求和消费异化的趋同下,对稀缺资源的占有欲直接带来各种力量之间的不断冲突,工业社会盲目生产出的大量过剩产品直接带来各种浪费和污染,结果导致生态危机不期而至。莱斯的分析对于认清当前时代消费异化现象的实质具有重要作用,也可以帮助人们改变某些长期无意识的消费习惯,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或缓解生态问题的发生。

但是,我们眼前人类历史的演变过程和社会现实,却明白无误地向我们展示:资本主义大工业生产和运动发展与进步的结果并非如此,资本主义社会的无产阶级不是越来越多,而是越来越少;越来越多的劳动者不仅没有随着大工业生产的发展和进步而不断赤贫下去,反倒能够越来越富裕并成为新的资产者甚至还有可能成为新的资本家阶级。

“两个和解”在马克思、恩格斯思想体系中之所以居于核心或关键地位,原因就在于,它直观而又深刻地表达了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用社会共同体所有制形式代替资本主义私有制、实现人类解放的崇高理想。

本文由巴黎人最新官方网站发布于巴黎人-网上法院,转载请注明出处:如何找到解决生态问题的思想理论武器呢巴黎人

关键词: